書籍介紹
黎明叢書 哲學類 心理學
  • 我只是試了一次而已:改變命運「試一次」的力量.

    商品條碼:978-957-16-0898-3

    出版社:黎明文化

    作者:金閔泰

    定價:280元

    網路價:224

  • 加入購物清單
  • 我要購買

PART 1
我只是走了15分鐘而已

小小實踐的力量
 
「小小的實踐」將積極引領人生
 
針對人類的道德性,有一個知名的實驗曾引發過巨大的爭議。那是1961年耶魯大學的一位年輕心理學家斯坦利·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研發的「服從實驗」。米爾格倫在研究納粹大屠殺猶太人時,產生了一個疑問「人類服從命令的原因或許不是因為性格,而是環境所致。」於是,他為了證明這種假設設計了這個或許有些殘忍,卻十分重要的實驗。這個實驗之後,米爾格倫被取消了一年的學術資格,可見該實驗為世界帶來的不小的影響。
米爾格倫指出這是一項關於「體罰對於學習行為效用」的實驗,他招募了扮演老師角色的參與者。在參與者面前擺放好電擊控制器,學生則要求被綁在椅子上背單詞。當學生背錯一個單詞的時候,老師就要按一下電擊按鈕。重點是,電擊控制器和學生都是假的,並且要對扮演老師的參與者隱瞞實情。
當學生背錯單詞的時候,老師們就會收到提高電擊強度的命令,15伏特、30伏特、45伏特……最後,加強到超乎想像的450伏特。被電擊電到的學生發出痛苦的嘶吼聲,大叫救命。雖然老師們向實驗指揮者提出中斷實驗的請求,但指揮者還是命令他們把實驗進行下去。老師們儘管痛苦,但還是繼續執行著任務,參與實驗的人中有65%的人執行了命令。
 
邁出第一步
雖然這項實驗的目的是為了證明由權利壓力引發人性殘忍的一面,但也留下了啟迪人類心理的另一個暗示,那也是我們要關注起來的。我們要關注的是,扮演老師的參與者的行動強度是從「一點一點」增加的,如果從一開始就使用最強的電擊強度,學生大喊救命的話,恐怕很難完成實驗,獲得這個殘忍的測試結果。哈佛大學的心理學教授艾倫.蘭格(Ellen Langer)指出「人類根據具體細節從事某種事情時,只要邁出了第一步便不會對自身的行為產生疑問了。」從負面觀點來看便解釋了「小偷變成大盜的道理」。
但從積極正面的觀點來看,這也自然地解釋了習慣的力量。我有過養成習慣的成功經驗,正是前面提到的「步行」。養成步行的習慣以後,健康不但有所好轉了,而且搭地鐵時還閱讀了超過目標以上的書,最後自己還寫了一本的書。回頭看過去,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走到這裡了,但這一切的源頭就是從輕鬆的步行開始的,而且還是沒有計劃,突發奇想的決定!從那以後,距離近的路線我都會用走的,還會建議周圍的人多走路。我會誘惑他們說:「肩膀酸痛真的消失了呢!」(電視台工作時間長,周圍到處都是肩膀酸痛的患者們。)
把步行當作習慣是因為它做起來很容易,就像我們每天要吃飯、睡覺一樣,走路也是如此。把平日裡的走路時間拉長就可以成為習慣了,這樣慢慢積累起成功的經驗後,想停都停不下來呢。
 
一直走下去就會形成路
曾是一般雜誌編輯的梅森‧柯瑞(Mason Currey)突然有一天思考起「我們都過著相同的一天,為什麼有的人會更成功呢?他們的二十四小時究竟和我的有什麼不同呢?」
柯瑞把當時獲得的靈感寫在部落格上,從湯瑪斯‧吳爾夫到村上春樹,他開始調查起過去四百年間最偉大的「創作者們」的「日常習慣」。經過七年的努力,柯瑞出版了《創作者的日常生活》。《成功的法則》一書的作者麥斯威爾‧莫爾茲(Maxwell Maltz)也說過「不管做什麼只要堅持二十一天就會養成習慣。」這樣的習慣所附加的「意義」正是規則。即形成潛意識。
創造者們的一天裡存在著反复形式。比如,村上春樹凌晨四點起床,工作六個小時後去跑步或者游泳,晚上九點上床睡覺。電影導演伍迪·艾倫經常洗澡。法國國民詩人維克多·雨果靈感一閃而過時,便會講出來再馬上記在本子上。這些習慣中成為起步的正是「慢慢走步」。即散步。
 
·英國大文豪查爾斯·狄更斯每天下午兩點到五點散步三個小時來構思小說情節。
·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每天早上散步四十五分鐘,吃完午飯後還會再散步兩個小時。
·寫下《失樂園》的米爾頓,午餐結束後會散步三、四個小時。
·貝多芬下午會抽出很多時間散步。
·存在主義之父索倫·奧貝·齊克果,下午會利用大量時間去散步,然後再埋頭寫作。
·進化論的創始者查爾斯·達爾文早、午、晚,每天散步三次。
 
狄更斯的妻舅證實說:「散步回來後,狄更斯看起來就像是能量的化身一樣。」經常散步的人可以理解冒出如此之多、超乎尋常的想法,怎麼會讓人不興奮呢。索倫·奧貝·齊克果散步的途中若是想起了什麼,便會馬上返回,連帽子也不脫就坐在書桌前創作。貝多芬乾脆把筆和五線紙揣在口袋裡去散步。
哲學家盧梭曾說過:「哲學的入門老師正是我們的雙腳」,他強調散步培養思考的力量,走步可以提高我們的創意力。科學家們發現這一結構的核心正是大腦的休息,所以把創意力稱為「休閒的作品」。應用這一原理,可以很容易地消減我們的創意力,只要對時間施壓「再快點、再多點」就行了。
根據2014年史丹佛大學針對176名大學生做出的創意力調查表明,參與研究的大部分學生表示「走步時」創意力會更加活躍。相反的,得出了回答簡單的問題時,「坐著回答」會更容易的結論。研究小組建議「需要創意性的思考時,即使是在室內,走來走去也會起到幫助。」
近來受到矚目的「神經心臟學」也給出了與走步有關的啟示,神經心臟學指出心臟相當於人類「第二個大腦」。心臟不單純只是被動的接受大腦傳遞的信號,而是具有獨立性的神經器官。我們所能感受到的心煩、心灰意冷、憤怒都會影響心跳速度。反之,如果心臟不好,也會對大腦情緒帶來負面的影響。這一事實說明了包括散步在內的有氧運動會對大腦活動起到很大的影響。
 
想要有所改變的時候
《驚人習慣力》的作者史蒂芬·蓋斯(Stephen Guise)指出,我們計劃展開某種行動時會採取兩種戰略。一是「先有動機,再去行動」。例如,先去發現自己喜歡的事情,接下來再全力以赴地去做。這種戰略的邏輯性十分完美。但是,我們卻很難遇到那個「發現」。
於是史蒂芬·蓋斯建議運用第二個戰略 —「先從微不足道的小事做起」,即「先行動,再找動機」。想要做什麼,正是希望可以體驗什麼,做到了就會體驗到成功的喜悅。這樣以來,就會產生想要做得更好的動機。特別是習慣一旦養成,便可以見證每天有所改善的行動,因此效果也會更好。
經營星巴克的霍華·舒茲(Howard Schultz)在2008年1月回歸公司後,首先要求自己做的就是「早起」,要讓公司從頭到尾改頭換面的遠大目標的起點,正是從改善自身習慣做起。從那天起,霍華·舒茲不管晚上幾點睡,隔天都會五點半起床。起床後,他會煮一杯咖啡,讀三份報紙。接下來,打開語音信箱查看前一天的銷售報告。世界各地遍布了星巴克的營業點,因此他們需要更有效率的進行管理。有一則很有名的趣聞,2008年2月26日美國所有的星巴克關起門來,重新對咖啡師進行服務教育。這一切的開始都正是源於老闆早起的習慣。
習慣的力量等同於行動的力量。「先行動,再來看結果」,為了提升這句話的自尊感,可以利用訓練與信息,沒有比自己付出行動,然後感受到「做到了」更能激發慾望的。但你發現自己比過去更加能幹時,想讓自己停下來都很難了。做到了以後,便很難從中輕易放棄。這正是「小小成功經驗」的力量。
我們都希望擁有良好的習慣,早起、運動、閱讀和坐姿端正……習慣的對象因人而異,但經常失敗的原因卻很相似。既然如此,不如從成功的戰略開始吧!P28每天堅持去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吧,我找到的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步行。每天堅持走五分鐘吧!如果能堅持一個月的話,再多走十分鐘也會不成問題的。
什麼都不做,自然什麼事也不會發生
 
某天晚上,H前輩打來電話來:「沒事的話就過來。」當時,我和往常一樣,吃完晚飯正在辦公室裡處理雜事。「咦?什麼情況?」瞬間我有些不知所措。前輩找我做什麼,他和誰在一起,當然這些都不重要,就算我手上有事也是會去赴約的。
H是拍紀錄片的巨匠。包括我在內,所有人看過他的代表作《文字》和《微型的世界》以後都會為之震撼。H正是很多人會感嘆「哇,韓國也能拍出BBC水準的紀錄片」的主角呢。H的每一部作品都能拿下大獎,而且都出口到了海外,30歲左右的他就已經登上了國內的最頂峰。H還跨越了電視PD,進軍到了電影圈當導演,處女作《恐龍》載入了獲得百萬票房的電影名單。第二部電影韓國動畫
《跑出院子的母雞》,還製作成了首部3D動畫電影。在EBS能與這樣的前輩一起工作,讓我感到無比光榮。
這樣優秀的前輩竟然主動打給了我。可能有人會覺得「幹嘛講這種沒有自尊心的話」,但當時的我的確是這種心情。站在H的立場看,後輩又不止我一人,況且我也沒有能拿得出手的作品,當時我只是一個平凡工作的PD罷了。
「我想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所以把你叫來了。」前輩介紹我認識的J是編輯公司的代表兼導演。截至2006年有條件與編輯專家一起共事的PD可以說屈指可數,那天突如其來的見面,我們也沒具體深談什麼,只是有說有笑的喝酒聊天,然後就分手了。後來細想,那天的見面可以說是我當PD生涯的最重要的轉捩「點」。
 
機緣巧合點下的一點
一年後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我製作的節目被三大(製作人、編劇、拍攝導演)協會選評為「2007年作品大獎」。大家都為此感到驚喜,我也覺得像是在做夢。被評選上的《時代的肖像》是以採訪紀錄片的形式,通過令人矚目、留下偉業的巨匠們的聲音再次審視韓國的內容。這個節目編排進的八名製作人可謂是少數「必做」節目人選。讓人驚奇的是,最初的節目策劃竟然是H,而我又被選成了第一個擊球手。
經歷不足的我成為第一個擊球手完全是基於巧合的事情。當時所有人都在集中各自節目的後期製作,只有我「幸運」的具備了開新節目的條件。「雖說如此,怎麼能讓團隊裡的老么衝鋒陷陣呢。」再加上原本負責第一集的製作人有事,只能由我先來填補空缺了。事情被定下來後,我熬了十天的夜連家都沒回。
當時我覺得很倒霉,但事後再來看,那完全是絕佳的運氣。因為那時可以使用到各種特權,H更像一個隱形的導演默默地幫助我,編劇和拍攝導演也都是最有實力的,再加上編輯導演是H永遠的好搭檔J,大家的幫助讓我感動到落淚。拍攝接近尾聲時,我感受到大家幫助我的理由或許是覺得「這傢伙真是可憐!竟然負責第一集的拍攝!」
這個節目成為契機,我又被另一位前輩拉去拍攝了五集的紀錄片《孩子的私生活》。這次的作品不但拿了獎,還受到了大眾的認可。我收到很多演講和採訪邀請,還出版成書銷售了幾十萬本。這都是因為從H開始的幸運的「點」與另一個點「連接」上了。
幸運尚未停止,接下來的「點」的「連接」讓我遇到了策劃巨匠K。K策劃的金容沃的《老子與21世紀》在韓國掀起了人文學熱潮,《紀錄片PRIME》更是讓EBS成為了紀錄片的名門。K即是策劃人,也是編輯企劃部部長,後來我才得知,這都是H強力推薦了我。
在K手下做事的兩年時間裡,讓我對策劃有了更深度的了解。篩選拍攝對象的眼光、通過團隊合作修改創意的過程、堅持執行的韌勁。當時,我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些過程。
 
拜託一次
所有的「連接」都是從「拜託一次」開始的,我對H說:「前輩,有空請我喝杯酒吧。」H記住了我說過的話,所以那天才找到我。但這絕非突然的拜託與允諾,我每次見到H都會自許是他的粉絲,並向他請教製作節目的問題。這裡最重要的一點是親口「講了一次」,如果沒有講那句話,便不會有那一天的見面了。更讓人驚奇的是,H也覺得向我傳授經驗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結果遠遠超乎了我的想像,其原因事後我才明白過來。
心理學用語中有「富蘭克林效應」一詞。它來自18世紀的美國政治家班傑明·富蘭克林為了「讓討厭自己的議員改變想法」的趣事,故事傳授了改變人際關係的方法論。
富蘭克林聽說討厭自己的議員家中有一本稀有的書,於是馬上提筆寫信希望可以借來拜讀,那位議員馬上借給了他。一星期後,富蘭克林歸還書時還附上一封感謝信。自那之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位議員會主動先找富蘭克林交談,事事表現的充滿善意。後來二人成為摯友,友誼一直延續到那位議員去世。
這件趣事被富蘭克林寫在了自傳中,他寫下的那句「比起你給予幫助的人,幫助你的人更對你充滿善意。」更是驗證了這一真理。
借鑒富蘭克林的訓言,有時拜託他人也是對人際關係有幫助的。當然,向走得不太近的前輩拜託什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需要做些準備。首先,要先瞭解前輩的近況和心理狀態,特別是要掌握前輩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這在心理學中被稱作「讀心能力」,是與人相處所需要的條件。接下來,就要找到適當的時間點了。
再回到「點」的開始。假設那天我沒有對H講「請我喝杯酒吧」,我也曾捫心自問過,但對於假設「走得再近點以後再和他說?我能和他走得更近嗎?」仍舊沒有答案。太多事情都被我們變成假設留了下來。有一句古老:「什麼都不做,自然什麼事也不會發生。」